蘇州翻譯公司:翻譯“教科書級“地毀掉孫楊的聽證會

 公司新聞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16 09:17
如果申訴失敗,那會是斷送職業生涯的最后一顆子彈
在這場充滿各種猜測的全民大罵戰中
也被第二次揪了出來
 
這位翻譯員用史詩級的表現把孫楊的聽證會全面毀壞
并成為課堂上分析批判的典型對象
她在整個翻譯過程花樣不重復地犯著各種錯誤
是極其難得的生動素材
今天,蘇州嘉博翻譯公司帶著大家一起說道說道
在視頻的一開始,我們可以看到法官(主席)詢問“同聲傳譯室好了嗎?”,原來現場的翻譯器械發生了故障,所以我們可以推斷使用該翻譯大姐是一個突發并臨時的決定;在開始總結陳詞之前,孫楊對譯員說:我會簡單地加一點點(內容),這樣可以嗎?翻譯員的回復是:OK。
 
49秒:在翻譯員翻譯孫楊的開場白的時候,就體現出了極其不流暢的口語缺陷,一字一字往外蹦的表達方式,也讓孫楊內心吶喊了一聲“臥槽”。
 
2分02秒:翻譯員開始全線崩塌。她用“point one”來開始這段話的翻譯,似乎想用“第一點”、“第二點”來給自己一些邏輯上的支持??上н@些并沒有存在于孫楊的漢語表達中,完全是自己加的佐料。
 
孫楊義憤填膺、義正嚴辭很必要。他是在捍衛自己的清白(如果有的話),他不管嗓門再高,語速再快,情緒再激動,都是合理并且對辯詞有助攻的。然而我們遺憾地看到,譯員在翻譯過程中不僅慢條斯理,而且在口吻、語氣上沒有任何改變。
 
對于譯員要不要copy翻譯對象的說話口吻,這個可以另外討論(文末另附參考視頻)。筆者個人認為在此情此景,如果譯員加入孫楊的情緒與口氣,勢必會增加語言的感染力,從而為整個翻譯過程加分不少。
 
2分19秒:在譯員冗長的翻譯中,孫楊開始不耐煩地整理西服
 
3分03秒:孫楊的耐心幾乎耗光,開始做一些無意義的動作
 
3分59秒:譯員的“I believe it will be open available to the public..."讓她脆弱的語言功底露出馬腳
 
5分20秒譯員翻譯耗時基本上是孫楊發言耗時的三倍,孫楊手上的無意義動作開始明顯增加
 
7分10秒:譯員在丟失信息的情況下,居然扭頭對著孫楊用英語問道:Could you repeat the second part?(你可以重復一下第二部分嗎?)
  孫楊帶著一張問號臉懟回去:從哪里?
 
這個精彩了。翻譯大姐在現場實名diss孫楊聽不懂英語。
 
還沒完!孫楊按照她的指示開始重復陳述,翻譯大姐打斷他:這個已經翻了。孫楊問:從這里嗎?譯員再次說道:The second part! (第二部分)孫楊才開始重新再次陳述:如果一個運動員最基本的隱私都無法得到保證和尊重,那么我們大家如何去談及奧林匹克最高的夢想、站到領獎臺上?
 
這段迷之操作真的是震驚到了所有人。隨后,譯員仍然沒有能夠記住孫楊說了些什么,她一把抓過來孫楊的手稿,開始看著中文手稿進行蹩腳的翻譯。而此時,鏡頭記錄下了背后的聽眾崩潰地低下了頭……
 
8分50秒:當譯員第二次奪過孫楊的中文手稿時,孫楊對她專業性的質疑已經全面爆發。他舉手示意要求更換譯員,觀眾席中的一個男生被臨時抓來頂包,而心里明白正在發生什么事情的翻譯大姐此時已瑟瑟發抖,語不成句,詞不達意,全線潰壩。
 
9分35秒:被抓來的男翻譯坐在了孫楊的旁邊,法官提出了質疑:咦!這是弄啥哩?我滴個乖乖,他是誰呀?而現場爆發了一陣笑聲。